亿丰彩票

<input id="grekq"><font id="grekq"><progress id="grekq"></progress></font></input>

  1. <tr id="grekq"></tr><ins id="grekq"></ins>
    <output id="grekq"></output>

  2. <ins id="grekq"></ins>
        <menuitem id="grekq"><acronym id="grekq"><optgroup id="grekq"></optgroup></acronym></menuitem>
        1. W020130419555020434131.jpg
          首頁>案例追蹤

          誤入歧途練法輪 拒絕醫治終殘疾

          2020年04月30日 08:49 來源:凱風網 作者:

            一輛摩托車對著程莉飛奔過來。咔哧,程莉感覺到骨頭斷裂的聲響,左腿頓時失去了知覺?!巴?,流了好多血!”有人大聲尖叫。自己的左腿骨頭斷裂得碎了,參差不齊地裸露在外,血淋淋的,看著就瘆人,程莉卻淡淡地說了句,“有大法保護很快就會好的”。

            走路一瘸一拐、年已五十的程莉左腿骨頭錯位了,每次最多走100米骨頭便會鉆心地痛。非但痛,稍一勞累還會出虛汗、發燒,全身紅腫。想到自己被撞的左腿,現在的程莉無比后悔,后悔當初沉迷“法輪功”拒絕去醫院治療,不打針、不吃藥,也不敷藥,幻想這是師父讓她受磨難,幫她“消業”,堅信只有李洪志的“法身”才能保佑她的腿早日康復。

            飛來橫禍撞裂腿,拒醫拒藥成殘疾

            2008年6月的一天,程莉和其他“法輪功”練習者一起去鎮里的廣場偷偷發傳單,正準備往家走的時候,只見一個毛頭小伙騎著一輛摩托車失控地向她呼嘯著直撞過來。還沒等程莉反應過來,摩托車已經重重地從她的右腿碾過她的左腿,停頓了一下,摩托車慣性地往前趔趄著翻倒在地,車上的小伙子繼續往前扭了一下,“砰”的一聲摔倒在地。

            咔哧一下,頭腦還清醒的程莉感覺到骨頭斷裂的聲響,左腿頓時失去了知覺。一時圍觀了不少人?!巴?,流了好多血!”突然,有人大聲尖叫。骨頭斷裂得碎了,參差不齊地裸露在外,血淋淋的,看著就瘆人。

            程莉躺在地上不能動彈,她自己明顯感覺到左腿褲管濕漉漉,八成是流了不少血,有人還打120叫救護車,好心人還問了她弟弟的電話。

            救護車來了,程莉的弟弟也來了。弟弟扶她上擔架去醫院,她卻堅持不去,弟弟擔心她失血過多會休克,她卻說弟弟的擔心是多余的,心想這是師父幫她“消業”,提前還“業債”,好早日“圓滿”,因為《轉法輪》里講:“相生相克的理,痛苦越大,消業越快?!?/p>

            肇事的小伙子才十六七歲,剛騎著叔叔的摩托車出來兜風,廣場人多而嘈雜,一時慌神,錯把油門當剎車,對著程莉就呼嘯飛奔過來,于是就發生了這樁慘劇,他自己也摔倒在地不省人事。警察到場了,小伙子的父親也來了,表示要送程莉去醫院治療,并承擔程莉的醫藥費、誤工費。

            可是無論如何,程莉都不肯去醫院,所有在場的人都覺得很驚訝。拗不過程莉的堅持,弟弟只好背她回家。不管怎樣堅強的人都難以忍受這般劇烈的疼痛,而此時的程莉卻是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,表現得很淡定、很堅強,因為她堅信:有“大法”保護很快就會好的,不怕不怕。

            弟弟卻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,他專程去請鎮上最好的跌打郎中帶來跌打草藥,搗爛了要幫程莉敷在傷口上,并嚴肅地對她說:“你既不去醫院又不讓我敷草藥,過三五天這條腿就會潰瘍腐爛而廢掉了,必須鋸掉這條腿才能保命,到時你后悔都來不及的?!?/p>

            此時的程莉滿腦子都是李洪志的大法歪理,堅持拒醫拒藥,家人個個哭著央求她去醫院,她就是堅持不去。過了五六天,在弟媳婦的精心照料之下,她的腿沒有廢掉,卻出乎意料地略有好轉。

            程莉心想,哪有郎中講的這般兇險?我不是還活得好好的嗎?等腿好了過了這一劫,我再好好學法練功、發傳單,師父一定會幫我早日“圓滿”、早點“白日飛升”的。那時我將返老還童、永葆青春、長生不老,可以擺脫人世間的六道輪回,通過修練而成仙成佛,到“天國”去過神仙的日子。

            程莉每天想著當神仙的美事,想著想著就不覺得那么疼痛了,不想的時候那當然會撕心裂肺地疼痛,所以她每天使勁地想啊想……

            回到家半個月,她都無法躺下,一直靠著床。因為腿不能動彈,她無法打坐練功,一有空就看“經文”、背“經文”,構想著今后怎樣和功友們練功傳法。家人看著她,心里更心痛、更難過,但程莉卻從不體諒家人為她擔心的那種煎熬。

            三四個月后,程莉才能像小孩剛學走路那樣,慢慢地移步。來看她的功友們看到此番景象,嘖嘖稱贊她的忍耐力,將之歸功為“大法”的威力,認為要是沒修練過“法輪大法”,撞成這樣腿早就廢了,如果當時去醫院治療,至少要花上幾萬元,最虧的是會把來之不易的“業力”推回去。

            看著功友們興致勃勃地稱道“法輪功”的效力,程莉心里美滋滋的,把身上的2000塊錢給了功友阿橙,讓她拿去制作“大法”宣傳資料,感謝“大法”保佑她“消了一大業”,腿也保住了,可謂是一舉兩得,兩全其美。

            殊不知,程莉在家休養的時候畢竟沒有進行科學的治療,受傷的左腿沒有用鋼釘和螺絲固定好,修復時也沒有按照醫生說的去做,再加上失血過多,左腿嚴重缺少營養,斷裂的骨頭沒有對正。最后,程莉的腿無法痊愈,錯位地長在了一起……

            少女輟學做生意,婚后不育遭嫌棄

            程莉出生在20世紀60年代的廣東省茂名市,父親因為上抗美援朝前線打過仗,所以在鎮政府謀得了一份工作,媽媽是農村戶口,成家后孩子們戶口落在農村,也跟隨媽媽生活在農村。

            從小就生活在貧窮落后封閉的廣東山區農村,由于家庭困難,再加上重男輕女的思想,程莉只上到小學五年級就輟學了。她也不喜歡讀書,只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,輟學后的她很勤快,白天邊放牛邊打豬草、趕鴨子、喂雞,什么事情都干。

            程莉就喜歡這種沒有壓力,既不用考試又不用競爭的生活。13歲的時候,父親當上了鎮林業站站長,他們舉家搬遷到鎮上,住進了鎮上的公寓房。

            十七八歲的時候,程莉的姐姐在林業站租了3間門面房,帶著程莉一起做雜貨生意,油鹽醬醋農資用品應有盡有,鎮上農村緊缺什么就做什么,生意也紅火。19歲的時候,姐姐介紹了一個對象給程莉,就是斜對面三四十米遠的一個藥房老板的二兒子,真可謂門當戶對,近在眼前的好姻緣。

            兩人交往了4個多月就結婚了?;楹蟮某汤蚋械胶苄腋?,每天忙著做家務,給婆家人做可口的飯菜,侍候公婆,家里生意也紅火,很快賺了不少錢,他們就到鎮上的外圍買了一畝二分地,建了幾間平房,后面圍了一個院子,院子的后半部分建了6間豬舍,用來貯放豬苗。

            80年代剛剛改革開放,農村里很多人養豬,賣豬苗是程莉最看好的生意,因為幫姐姐做農資生意的時候,很多來買農資的顧客都問哪里有豬苗賣,如果本鎮有得賣就好了,省得去茂名買,來去也不方便,而且那時運輸的車輛少,買得少自然是不劃算,所以當地的農民迫切需求鎮上有個豬苗分銷點。程莉看到了做豬苗生意的前景,就毫不猶豫地選擇開起了豬苗店。

            這豬苗店一開生意真是特別好,每天都有人來訂豬苗,丈夫整天忙著進貨出貨,程莉忙著接訂單,聯系生意、做賬,生意做得風生水起。不到兩年,程莉和丈夫又相中了一塊地,在鎮上建了一棟新房子。

            新房子有了,家庭也幸福,生意更蒸蒸日上,這日子美得程莉整天都很開心。不過時間久了,程莉有一件事還是不開心,因為結婚3年了,程莉卻流了兩次產,每一次都是懷孕不到4個月就流產了,特別迷信的她在家里供起了送子觀音菩薩,每天都準時上香。然而,無論夫妻倆怎樣努力,肚子就是鼓不起來。

            丈夫家里是開藥店的,常常請郎中開好藥方,然后到自家藥店里配好藥并煎好了端到程莉面前,而程莉卻說湯藥太燙了,會燙傷喉嚨和口腔的,等到溫熱的時候再喝,可等丈夫剛一轉身,程莉就把藥給倒了。

            因為程莉從小就特別害怕打針吃藥,甚至聞到藥味就想吐,更不用說吃藥喝藥了。打針也是程莉特別畏懼的事情,別看小小的針管,程莉見到它常常是全身顫抖,身上起雞皮疙瘩。

            記得小時候,有一次程莉得了重感冒,臥床不起,全身乏力,高燒40攝氏度,但她就是不敢吃藥,每次媽媽把藥硬是灌給她吃了,還沒有下肚她就吐出來了,吐了又灌,灌了又吐,比發高燒還要難受。那次發燒是媽媽讓她喝開水,額頭上敷冷水,采用物理降溫的方法,拖了很長時間才好的。

            那時,程莉就想,如果人活在世上生了病,有辦法既不打針又不吃藥病就能好就好了。她又幻想人能健康長壽不受折磨,沒有煩惱,不用為生計奔波,過無憂無慮優哉悠哉的生活。她向很多人咨詢過這個問題,別人都給她一個答案:除非做神仙,做凡人就是要受苦受難受折磨的,無論有多少財富,無論做多大的官,最后都逃脫不了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。

            在鎮上,程莉看到的都是生老病死,沒有看到活過100歲的。程莉曾聽說過,有一個村子里的老人長年只吃五谷雜糧,以素食為主,很少吃大魚大肉,生活在空氣特別清新的大山里,竟然活到了99歲,他是全縣最長壽的一個老人,但最后還是老死了。

            程莉渴望長生不老,渴望極樂世界。對于生孩子這件原本就很痛苦的事情,程莉一開始就很排斥,再加上兩次懷孕兩次流產,對她的心理造成了一定的陰影,她只能是得過且過,抱著無所謂的態度。程莉無所謂,但丈夫和家婆卻心急如焚,巴不得她能像母豬一樣生上十個八個,多子多福。不孝有三,無后為大的思想在婆家人的心里根深蒂固。

            那時程莉特別煩惱,白天忙于生意,晚上睡覺時丈夫卻纏著她沒完沒了,漸漸地,程莉覺得自己僅僅只是個生孩子的機器和泄欲的工具而已。丈夫結婚初期的那種關懷體貼消失得無影無蹤,剩下的只是打罵,心情不好就拿她出氣,經常在外喝得酩酊大醉,回到家后就對她發泄。

            程莉向往的美好生活漸漸地隨著她生不了孩子而褪色,她不像剛結婚時那么開心了:“對,一定要找一種新的生活,我要新的開始?!背汤蛐睦锩刻熳聊ニ纳顣衅孥E出現。

            正當程莉一籌莫展的時候,“福音”出現了……

            癡迷法輪不顧家,丈夫外遇釀婚變

            十幾年了,程莉一直沒有給丈夫生下一男半女,丈夫對她徹底失去了信心。時間久了,丈夫也覺得沒希望沒意思了,除了白天做生意,晚上一般去找人喝酒,常常半夜三更才回家,甚至有時徹夜不歸。程莉覺得丈夫不回還好,反正回來了對自己也不好。其實這時丈夫在外早就有了女人,由秘密轉為公開。

            程莉倒是不像別的女人,當自己的丈夫在外有了女人時要死要活的,她表現得無所謂,覺得反正自己不能給丈夫生孩子,何不放手讓他有人身自由呢?

            后來,賣豬苗的店漸漸多了起來,程莉家的生意沒有原來那么好了。白天忙完生意,晚上吃過晚飯沖完涼,程莉又用不著管小孩,所以大部分時間就去朋友家里搓麻將,輸了也好,贏了也罷,程莉都無所謂。反正,錢對于程莉來說已經不重要了。

            程莉這人特別好客,很多過路的人有時停留在店里找她討杯水喝,只要有時間,程莉都會給大家沏上好茶,所以大家都親切地叫她程姐。

            1997年9月的時候,程姐這里有一名叫阿燕的中年婦女???,常和過路客講“法輪功”,說只要練了這種功就會祛病健身,只要按“法輪功”的要求去做,就能“圓滿”,到美好的天國去。

            有這么好的事?真不敢想,阿燕還說即便是有了病也不用打針不用吃藥。哇!真是太好了,這不正是自己夢寐以求的嗎?

            阿燕本是無意中說給過路客聽的,卻不料正說中程莉的心懷。程莉問阿燕這種功在哪里學,要多少錢,阿燕說,就是鎮上的老林家,離程莉的店才500多米,學法練功是不要錢的。

            當晚,吃過飯沖完涼,程莉就去了老林家的練功輔導站。這是一棟5層樓的房子,一樓是老林家開的士多店,二樓是老林夫妻兩人的臥房和會客廳,孩子們都出去打工了,只有過年才回家。其他房子都是用來學法練功的地方,老林也專門在樓頂把地面鋪了瓷磚給學員打坐練功。在這里學法練功都是免費的,只要大家愿意來練,老林一概歡迎,無論老少。

            就這樣,程莉就成了老林這個輔導站的學員,白天忙完豬苗生意,吃過飯沖完涼就來輔導站練功念“經文”。很久沒上學了,程莉看著這些久違的文字還是有些吃力的,剛開始是聽別人讀一遍,然后自己背。這里很多老人連學校門都沒進過,卻能很嫻熟地背誦很多“經文”,真是奇怪得很,看來只要認真,學什么都不是難事。

            由于程莉的癡迷,全心全意地練“法輪功”,有時進入忘我的境界,整天對家里的事務不管不顧,丈夫的衣服也不洗,家里的飯也不做,時間久了,丈夫更不回家了。丈夫多次勸程莉不要練“法輪功”,可是程莉從來只當作耳邊風。丈夫實在無法忍受程莉練“法輪功”,加上程莉多年未生育,而且外面的情人也懷了他的骨肉,所以丈夫干脆向程莉提出了離婚。

            程莉正是求之不得,這種束縛自己手腳已經沒有愛的婚姻不要也罷。

            2002年10月,離了婚的程莉覺得特別開心,再也沒有人管她學“法輪功”的事情了,再也不用操心孝敬公公婆婆了,可以專心致志習練“法輪功”了,這是多么幸福的事情??!

            枉顧法律傳大法,幡然醒悟悔不已

            離婚后沒過多久,程莉就搬出了婆家,也沒做豬苗生意了,而是在林業站租了一間門面房,買了一臺縫紉機做起了縫縫補補的生意。每天生意還不錯,鎮上很多人的衣服破了、拉鏈壞了都找她去補去換,程莉養活自己、孝敬媽媽后還有些結余。

            程莉的媽媽不知什么時候也練上了“法輪功”,程莉的哥哥曾多次勸她們不要練了,要強身健體可以練練氣功,也不要出去發傳單了,可程莉和媽媽卻依然如故。

            剛開始練功時程莉只是為了強身健體,可是李洪志卻說要想“圓滿”,到極樂天國,必須“消業”、傳法,甚至攻擊政府。無知的程莉為了能達到圓滿,“法輪功”組織要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。而且她還堅信:2012年像她這樣完全誠服于“法輪功”的人肯定會“圓滿”并“白日飛天”去極樂世界的,而人類卻會毀滅而不復存在,只有練“法輪功”的人才能過無憂無慮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接著,程莉開始散發傳單,有時帶媽媽一起把資料放到別人家的門口就匆匆離開。在自家店里,只要是來補衣服的,就向他們講“真相”,講“法輪大法好,信大法得福報”的口號。盡管顧客不一定是練“法輪功”的,程莉也一個都不放過。她還教顧客每天念“法輪大法好,真善忍好”,如果遇到天災人禍,念這9個字就會有神佛保護,大事化小,不會有生命危險。

            她還翻錄練功帶和講法帶,印制“護身符”到處散發。

            程莉鼓動父母退黨、姐姐和大嫂退團、侄子侄女外甥退隊,還經常幫功友窩藏“法輪功”的書籍和錄音帶,并買來電腦上網學習“法輪功”的“新經文”。

            2009年7月,程莉和其他功友一起打印和復印“法輪功”宣傳品。程莉還把人民幣分類排好,用電熨斗熨平,然后再打印,用來打印“真相”的人民幣有1角、2角、5角、1元、5元、10元等。程莉還窩藏了《轉法輪》30本、《大圓滿》3本、《明慧周刊》20本、《李洪志地方講法》30本,《真相》小冊子60本、《真相》傳單500多張、《真相》碟子500多張、“護身符”1000多張,“護身符”吊墜1000多個,已經打印的《真相》人民幣大約4000多元……

            2009年11月,程莉被公安機關依法逮捕,并因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的實施被判處有期徒刑9年。

            通過學習,程莉清醒地認識到,“法輪功”剛開始是打著強身健體的幌子將一些人引上路,然后一步步以“消業”、去天國為誘餌讓人陷入癡迷?!胺ㄝ喒Α闭f不吃藥不治療就能治好病,而自己腿被撞斷了,完全按“法輪功”的要求去做,卻落得終身殘疾的下場。

            程莉前不久收到弟弟家的來信。信是弟媳寫的:“家姐,家里的房子正在裝修,我們特意給你備了一間朝南的陽光房,床、柜子、被子都是新買的,過段時候你大侄子阿海用剛剛買的新車去接你回家,以后我們來照顧你?!卑⒑R苍谛胖姓f:“姑姑,這里永遠是您的家,早點回來吧,我和阿洋就是您的兒子,以后我們孝敬您,為您養老……”

            看到家里的來信,淚水模糊了程莉的眼睛,關鍵時候還是家人好,只有家人才是自己永遠的港灣。她提起筆,一筆一畫地給親人們回信……

           ?。ㄎ恼鹿澾x自《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》)

          【責任編輯:晨曦】
          上一篇:
          友情鏈接
          關于我們 | 編輯信箱
          凱風網版權所有   蜀ICP備16024791號-1
         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
          广丰| 阿城| 沁城| 晋江| 民勤| 湛江| 改则| 罗田| 兴隆| 慈溪| 大佘太| 定州| 魏山| 甘德| 昌图| 恩平| 金州| 赤壁| 南涧| 花垣| 尚志| 海伦| 合肥| 鱼台| 张家川| 前郭| 独山| 克山| 宁陵| 刚察| 什邡| 合川| 武汉| 杞县| 常山| 太原| 嵊泗| 沂源| 灯塔| 玉山| 阳山| ?涓?| 华山| 海宁| 来凤| 伊宁| 嵊泗| 五台县豆村| 清远| 龙陵| 高台| 左权| 西青| 福鼎| 尚义| 全州| 于田| 东营| 峨眉山| 定安| 卓资| 凯里| 桦川| 崇仁| 志丹| 遂川| 涿鹿| 易县| 苏州| 黄石| 师宗| 怀集| 万安| 繁昌| 子洲| 察哈尔右翼中旗| 灵武| 乌海| 泰来| 铅山| 镇康| 盐山| 民和| 淮滨| 贺州| 淮滨| 大港| 保德| 平安| 和龙| 武宣| 正宁| 扶余| 额敏| 新巴尔虎右旗| 罗源| 思南| 二连浩特| 巴林左旗| 福海| 溧水| 利川| 甘孜| 赤水| 冠县| 新余| 莒南| 吴县东山| 阳信| 兴文| 清水河| 塔河| 靖西| 道县| 杜蒙| 连平| 屏边| 岳西| 塔什库尔干| 歙县| 孙吴| 常宁| 特克斯| 东乌珠穆沁旗| 麦积| 新会| 黎城| 岳西| 宁乡| 新干| 乌鲁木齐| 鱼台| 周至| 玉林| 抚州| 正兰旗| 索县| 崇明| 安阳| 华安| 化州| 临泉| 望奎| 正兰旗| 岫岩| 清兰| 周宁| 江夏| 文登| 景德镇| 额济纳旗| 鄂温克旗| 渠县| 六盘山| 澄迈| 全州| 雅布赖| 东乌珠穆沁旗| 阿尔山| 新密| 深州| 肥西| 西连岛| 平台| 西平| 祁县| 昭苏| 宜宾农试站| 内邱| 宜都| 滨海| 同德| 遵义| 南通| 响水| 泰山| 雷山| 文成| 壤塘| 兴平| 泰和| 镇安| 横峰| 南溪| 东胜| 中心站| 黑河| 子洲| 双江| 辉南| 康平| 海门| 肃南| 余庆| 永宁| 靖西| 清涧| 三明| 洪洞| 伊川| 马尔康| 北道区| 兴和| 石拐| 林甸| 西峡| 安定| 巧家| 东至| 海伦| 冷湖| 绩溪| 峨山| 察哈尔右翼后旗| 绥滨| 东乌珠穆沁旗| 巴彦诺尔贡| 惠来| 鹤峰| 肥乡| 突泉| 德格| 襄汾| 西林| 马关| 炮台| 城步| 彝良| 色达| 理塘| 云和| 绿葱坡| 曲江| 郧西| 抚远| 兰考| 斋堂| 马关| 昌吉| 南雄| 怒江| 佛爷顶| 萝北| 察哈尔右翼前旗| 阳泉| 杭锦后旗| 定陶| 双辽| 峨眉山| 乳源| 格尔木| 土默特右旗| 太仆寺旗| 察哈尔右翼前旗| 日喀则| 吐鲁番| 苏尼特右旗| 沙河| 通州| 杭州| 肇庆| 新野| 库米什| 沁城| 铜锣湾| 保靖| 鄂温克旗| 宁远| 四子王旗| 台州| 祥云| 渠县| 大兴安岭| 浦口| 青神| 曲靖| 陇西| 平鲁| 永修| 高平| 泰兴| 浩尔吐| 蕉岭| 文昌| 巩留| 丰城| 忻城| 黔阳| 锡林浩特| 任县| 孪井滩| 安阳| 新竹市| 肇源| 元阳| 台儿庄| 斋堂| 岳普湖| 北川| 恩施| 塔城| 吴堡| 泽普| 东沟| 富裕| 宜都| 利津| 永州| 扶绥| 青龙山| 恭城| 灌南| 平舆| 德清| 黟县| 东方| 富宁| 宾县| 高雄| 涠洲岛| 大新| 吴忠| 迁安| 扶沟| 满洲里| 昆明| 伊克乌素| 石首| 武威| 利辛| 蚌埠| 眉山| 龙海| 纳溪| 沁阳| 青州| 南华| 太原古交区| 茶陵| 新竹市| 潮州| 五莲| 余江| 张家川| 平陆| 广饶| 迭部| 临猗| 迁安| 咸阳| 大勐龙| 曲江| 安化| 东光| 白云| 宁陕| 阿克陶| 陈家镇| 武山| 斋堂| 海力素| 抚宁| 川沙| 石柱| 武威| 兴城| 涠洲岛| 繁昌| 新巴尔虎左旗| 张家港| 扶余| 高陵| 永兴| 东乌珠穆沁旗| 琼海| 阜新| 临桂| 玉屏| 普宁| 河卡| 宁安| 新建| 伊宁| 德昌| 泗水| 兴义| 马公| 唐河| 纳溪| 塘头| 黑水| 塔河| 南安| 横山| 弥勒| 泸县| 乌鲁木齐牧试站| 望都| 连江| 礼泉